“随着天帝阁动作越来越多,万千大陆,越来越多的人会知道,没什么稀奇的。”

秦尘淡淡道:“天帝阁,本身拥有天人便是不在少数,再加上天帝阁,控制人似乎有一手,天宝楼和叶家商会与天帝阁也是关系匪浅……”

“这才是让人担心的地方吧!”

此时此刻,那段越和谷默两位天帝阁长老,已经是命人分开。

二人皆是天人七步。

此时此刻,站在祭台左右。

“谷默长老,准备好了吗?”

“嗯!”

两人相视一眼,手中突然出现两枚令牌。

令牌!

又是令牌!

这令牌,形状如同箭头,带着雄浑的气息。

冬日甜美姑娘暖阳唯美写真集

之前,在那风雷宫之时,叶家商会和天宝楼的人,拿出的也是这种令牌。

很奇怪!

甚至说很诡异。

这令牌,似乎每一种,形状不太一样,功效不一样,但却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好了!”

谷默长老此刻点点头。

另一边,段越长老也是呼了口气。

嗡……

顿时,二人将令牌挥出。

那祭台四周,突然升起一道血幕。

血幕扩散开来,强大的煞气,瞬间扩散到四周。

秦尘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心中,甚至隐隐间都升起一股杀伐之气。

“大家静守本心!”

谷默长老此刻开口道:“这圣人之手,乃是圣人之血浇灌过,圣人一念,翻天覆地,若是被圣人之血内一丝的杀伐之气引动,可能会导致,沦为一件杀人工具。”

段越此刻也是急忙道:“大家勿动灵气灵识即可,这也是圣人们为计划考虑周详,若是他人没有阁主所赐令牌,碰触这圣人之手,想要融合,会被圣人之血一念杀机引动,彻底疯了。”

“我等有阁主所赐令牌,无妨,只是不要施展灵识和灵气即可!”

听到此话,几人皆是点头。

两位长老,此刻操控令牌,强大的灵气,徐徐释放开来。

那圣人之血的杀念,在一道道净化。

逐渐的,圣人之手表面,一层血雾消散。

随之,那圣人之手在此刻,看起来极为干净。

给人的感觉,宛若是从水中而出的青莲一般,澄澈,强大,威严。

谷默和段越二人,此刻眼神惊喜。

“圣人是圣力灌注,凝聚天灵之气,这一双手臂,若是给阁主融合,阁主必定能够成为顶尖的天王!”

谷默此刻激动不已。

其余十人,此刻亦是眼神灼灼。

秦尘看到这一幕,眼神微皱。

这几人,眼中出现的,是……狂热!

是一种类似于对神灵膜拜的狂热。

这等狂热,秦尘极少见到。

天帝阁阁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此时此刻,秦尘眼神带着一丝平静。

“准备好,保护自己!”

秦尘突然开口。

下一刻,一掌挥出。

秦尘破阵而出,一掌直接拍在那站在幻阵旁的武者胸口。

嘭……

炸裂声响起。

现在的秦尘,天人四步,灵识强度堪比天人七步,这一掌运用九灵星辰掌,全力攻击之下。

眼前之人,根本无法抵挡。

噗嗤一声,鲜血吐出,那天人五步境界的武者,胸口塌陷,生机全无。

轰隆一声,炸裂开来。

“谁?”

“谁?”

这一刻,谷默和段越二人,脸色惊变。

“我!”

一道声音响起。

秦尘徐徐走出。

雪骄容此刻,也是无处可藏,慢慢走出。

秦尘,太直接了!

就这么直挺挺的走出来,太危险了!

虽说秦尘能够斩杀天人七步。

可是这次,对方可是天帝阁两位顶尖七步的长老,偷袭一位,那还有九位天人五步和六步境界的呢!

“秦尘!”

“秦尘!”

几乎是瞬间,谷默和段越二人,脸色一变。

秦尘之名,已经是在整个天帝阁内响起。

阁主指令,若遇秦尘,能杀则杀,不能杀则逃!

此时此刻,看到秦尘,两大长老,心中思量。

他们,能不能斩杀秦尘?

“天帝阁的人,还真是无孔不入!”

秦尘笑了笑道:“之前杀了们刑天罚副阁主和狄熔副阁主,现在,又出现了们了!”

“杀也杀不完!”

“不如们告诉我,天帝阁具体位置,我去找们,一锅端了,还方便。”

听到此话,雪骄容砸了咂嘴。

这家伙,真敢说。

“哼,两位副阁主乃是半王之境,说杀就能杀?”

谷默长老怒喝道:“秦尘,遇到我们,算倒霉。”

“应该是说,遇到了我,算们倒霉!”

秦尘此刻,手中一柄长剑出现。

渡生王剑,在此刻出现。

长剑,闪烁着寒芒。

一道道,一缕缕,带着令人心寒的气息。

这是秦尘为自己量身打造的王器。

渡生王剑!

谷默长老和段越长老二人,脸色微变。

“送们一程吧!”

秦尘徐徐道:“从们嘴中,也问不出什么消息。”

唰……

一语落下,秦尘身影,瞬间杀出。

天人四步!

灵识却是如同天人七步一般强横。

再加上天罡雷体一纹的加持,他的肉身,更是强大。

轰……

一瞬间,一道炸裂声响起。

秦尘长剑,瞬间穿透一位天人五步境界的武者脖子,鲜血划过。

下一刻,秦尘再次杀出。

“可恶!”

“受死!”

谷默和段越二人,此刻咬牙杀出。

“排地玄掌!”

“浑天拳!”

两大天人七步,在此刻瞬间杀向秦尘。

轰……

剧烈的轰鸣声,在此刻响起。

秦尘身影微顿。

谷默长老和段越长老,此刻也是身影停下。

好强!

二人心中,一阵惊愕。

秦尘,好强!

天人四步。

灵气不俗,灵识强横。

两者集合,再加上渡生王剑的剑威,简直是恐怖。

“我说了,刑天罚和狄熔都被我杀了,们怎么不信呢?”

秦尘嘴角微扬,徐徐道:“如果告诉我一些消息,我可以考虑,让们死的舒服一些……”

“做梦!”谷默长老低喝一声。

“我不喜欢做梦!”

秦尘一语落下,渡生王剑举起。

“九灵星辰剑!”

一剑斩下。

“啊……”

惨叫声,在此刻响起。

谷默长老左臂,齐齐被砍下。

鲜血止不住的流淌开来。

这一刻,谷默长老,眼神惊恐。

秦尘……

太恐怖了。

加上王剑的增幅,秦尘的战斗力,不亚于一位半王了。

这家伙,如何修行的?

一旁,雪骄容也是暗暗动容。

这一剑,她甚至感觉,秦尘根本没有使出全力,否则,谷默恐怕会死。

天人四步,拥有天人七步的战斗力,这家伙,太恐怖了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