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绾鱼吃了一口,转开话题:“对了,到底答应了苍择越什么啊?他现在已经答应不追究我砸车的事了,还给我分期还款。”

都说车是男人的老婆,那车又被她砸成了惨不忍睹的模样。她实在好奇,唐千缈是怎么说服他的。

千缈还是昨晚的回答:“考完试,你就知道了。”

陆绾鱼正想说话,一抬眸,就看到她凝视着自己身后。

陆绾鱼顺着目光回头看过去,只看到了一个人站在窗边拿着纸巾擦汗的魏妩。

旁边,正有一桌男生在取笑她圆滚滚的身材。

“嘶,这群人……”

陆绾鱼咬牙。

魏妩只当做没听到,从头到尾没理会,习以为常,擦完汗后,就走去丢垃圾,然后拿着刚买的冷饮走出去。

“她怎么一点都不生气啊,这样只会让那些人得寸进尺。”陆绾鱼很不解。

千缈没搭话,目光一直在魏妩的脖子上停留。

魏妩头发挺长的,又浓密,基本上把脖子都给遮住。

甜美萝莉的甜品时光

刚才,她明明那么热,却在擦完汗后,立刻就把头发拢紧,盖住脖子。

千缈心中那股不对劲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