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在震颤不已的葬神棺终于是在这一刻停止了颤抖,弥漫在天地之间的妖尸之气也开始逐渐消散。

周天星斗大阵已经沉底破碎,数百位五境宗师盘膝坐于天空当中,一个个的面色都是苍白无比,泛着青色,引爆周天星斗的威力固然强大无比,但对自身所造成的伤害却也是极重,此刻的众人基本都已经身负重伤。

三七崖的数位儒圣也是如此,以血肉祭天地,牵引浩然正气,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

佛教的六位尊者以及倾天策众多长老受的伤要轻一些,但也仅仅只是轻一些罢了,所幸除了刚开始被虚空碾碎的那位五境之外并无他人死亡。

但即便如此场中的气氛还是有些凝重,就算早有预料却仍旧忍不住感叹,整个荒州之上七成的宗师修士对付一位六境妖尸竟是如此艰难。

固然也有着诸天卷上排名前十位的强者只来了圆寂大师一人的原因,但也不得不承认六境妖尸之强大,六境也是一个让无数人憧憬无比却又不可及的境界。

佛塔并未收回,只是缩小成了原本的百丈大小依旧悬在高空之上,佛光也并不像之前那般浓烈,变得淡了许多,修为高深如圆寂大师在这一刻似乎也变得有些疲惫了起来。

催动佛塔和天地生出万丈佛光,不仅如此还要牵引佛光压制妖尸,这可比想象中的要困难的多。

就如同佛光不曾消散一样,众人也不曾放下警惕,葬神棺仍旧很是平静,仿佛那大妖就此坠落了无尽深渊,被锁神的枷锁捆绑全身,再也没有挣脱的可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过去,翻腾的海水重新恢复平静,变得宛若镜面一般,天地当中的诸多异象都已经消失。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方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无是非走到葬神棺一侧身后按在了棺材板上,他能够感受得到先祖正在棺中沉睡,感受到这一切之后他的脸上也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裸足碎花清纯女悠闲自在图片

他抬头看向了李休,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众人面上的警惕散去,天空之上的佛塔倒飞而回回到了圆寂大师的掌心之上。

“大凶已除,功德无量,老衲在此谢过诸位道友同心相助。”

圆寂大师颂了一声佛号,然后对着在场的数百位五境轻声说道。

众人不敢受礼,侧开身子齐齐回礼。

这是一件好事,六境妖尸被镇压,避免了自家宗门可能会遭遇生灵涂炭的可能,可以说这两个月以来压在每个人心上的大石头终于是落了下去。

天色还未亮起,丑时甚至还没有过去。

“那是什么?”

梁小刀抬头看着天上,只在在那里有一道亮光划破天际一闪而逝。

周天星斗大阵已经破碎散去,那么天上的星辰自然便是真正的星辰,那轮月亮也是真正的月亮。

此刻有星辰落下想来应该便是流星。

许多人抬头看去,目光中并未流露出什么惊讶的意思,流星虽然不常见,却也不算少见。

“这流星好像越来越大了。”

不戒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有些奇怪的说道。

这流星的确越来越大了,所有人都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一颗流星不足以引起众人注意,但当他真的引起你的注意的时候,那么一切就都已经晚了。可乐文学

圆寂大师抬手在空中凝聚出了一片佛印阻拦在了流星之前,但仓促之下却已经是为时已晚,流星划破佛印不作丝毫停留继续落下。

两把飞刀齐齐出现在了流星之前但只是刚刚接触便被击飞出去,叶开浑身一颤,鲜血自口中喷出,但那双眸子却死死的盯着那道流星。

星辰划破长空划过了所有人的面前落在了葬神棺上。

无是非的身子倒飞出去落进了海水当中,浣熊的眸子陡然间染上了一层猩红,在李休和梁小刀等人的面前凝聚出了一层光幕,但还是被星辰撞击棺材的余波给碾成了碎片,几人的身体也随之倒飞出去落进了海水当中。

无垠的海面上升起了尘烟,那是破碎船只的木屑,是衣角化作的灰烬,也是葬神棺化作的齑粉。

朱点墨面色阴沉,抬手拂袖,狂风吹拂海面,吹散了那些激起四散的烟尘。

尘烟散去,星辰坠入深渊,落进海底,自始至终都无人真正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葬神棺已经化作齑粉在原地留下了一处黑洞,深邃无比的黑洞肉眼可见的旋转着,周遭的空间随着黑洞的旋转开始发出裂缝然后破碎。

起初还只是周遭一点,然后越来越远,黑洞每旋转一圈空间裂缝便随之蔓延而出越来越远。

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在瞬息之间发生巨变,盘坐在天空当中深受重伤正在恢复伤势的那些五境宗师齐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朱点墨目光冰冷,浩然之气冲霄而起,猛地抬头看向了西南方向,杀意森然。

圆寂大师面带悲悯,双手合十,轻颂佛号,天地生出万片莲花,莲花分开万片花瓣,仿佛要将这片海水尽数淹没填充一般。

但却为时已晚。

无量寺六位尊者端坐金莲之上,闭目不忍视。

赵开元看了一眼李休,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此事已经再无挽回的余地。

所有人的五境宗师面色铁青。

叶开站在天空之上长身而立,面上的轻佻消失不见,他的目光随着朱点墨一同遥遥注视着西南方向。

那是唐国所在,那是小南桥的方向,那是南雪原深处。

“天之痕!”

冰冷的声音响彻在海面之上,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然后数百位五境宗师齐齐一惊,面色都是有些难看起来。

即便是此刻圆月当空,群星闪耀,众人抬头看去依旧能够看到横贯长空的一道深深地痕迹,久久不散。

在南雪原深处,大祭司从浦掌管着一棵神树,上面结着一轮太阳和六个月亮,这些年来陆续用掉之后便只剩下了三轮月亮,如今再度射出了这道天之痕之后便只剩下了两轮月亮。

付出如此代价就只是为了击碎葬神棺释放妖尸。

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李休想着这个问题,但却还没来得及细想便觉得天地轰然一震。

一只龙爪探出了黑洞。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