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朝寒的一句话倒是将夏央央说晕了。

所以这件事情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

夏央央问了一句:“知道谁想陷害阿琛?”

顾朝寒转身说道:“这一点不应该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我想很快就会知道。”

夏央央只觉得顾朝寒越说,她就越糊涂。

到底是什么情况?

顾朝寒说道:“我想让我进来,应该不是只是想跟我打哑谜吧。”

顾朝寒转身:“当然不是,我是跟谈条件的。”

夏央央听到谈条件这三个字,眉头瞬间就蹙了起来。

顾朝寒不是没有跟他谈过条件。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彻底的变了。

那个时候,夏央央差点彻底和顾祁琛决裂,决定回到国外,回到一个人的生活。

教堂外祷告的女子

所以现在,夏央央听到条件这两个字,依旧是心有余悸。

就像是恶魔的弦音一般。

夏央央沉着脸:“想跟我谈什么条件。”

顾朝寒说道:“我知道药剂师的消息,用的自由来换舅舅的自由怎么样?”

果然是这样。

夏央央的心沉了下去。

顾朝寒果然和贩毒案脱不了干系。

就算他不是主谋也是帮凶,就算不是帮凶,那也一定知情。

或者顺水推舟制造一个陷进,只等着夏央央自己跳进去。

夏央央看着顾朝寒的眼神都变了。

良久才开口:“顾朝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顾朝寒笑了。

夏央央到时发现,顾朝寒现在笑的倒是比以前多了。

只是他嘴角那一抹阴冷的弧度,实在是让人脊背发凉。

顾朝寒冷笑:“央央,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知道吗,我也很讨厌现在的自己,恨不得杀了现在的自己。”

顾朝寒朝着夏央央的方向逼近。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在夏央央的脸上。

顾朝寒用一种近乎求救的眼神看着夏央央:“只有能救我,央央,救救我好不好,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我快要活不下去了,只要在我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都会好起来。”

顾朝寒的模样竟然变得十分恐怖。

那种失控一般的模样,让夏央央想到了惊悚片的精神分裂患者。

而那张英俊的脸,依旧跟顾祁琛有七分的相似。

顾朝寒就像是一个浑身被黑暗缠绕的恶魔一样,那种黑暗的气息似乎也慢慢的将夏央央包裹起来。

夏央央第一次觉得,原来一个人那种阴郁的情绪是致命的。

因为她觉得现在已经无法呼吸了。

夏央央最后推了顾朝寒一把。

顾朝寒的身后是一面落地镜子。

好像是碰到了他受伤的手臂。

顾朝寒闷哼了一声。

夏央央想上前,但是还是止住了脚步。

顾朝寒垂着头。

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

他微微垂着身子。

一只手抚着另外一只手的手臂。

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但是从夏央央的角度,依旧能够看到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夏央央看着这样的顾朝寒,只觉得不寒而栗。

夏央央开口说道:“顾朝寒,我不管的条件是什么,但是我不会离开阿琛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跟他一起面对,他如果真的被陷害到坐牢,那我等他出来,或者陪他一起。”

说完夏央央就转身。

走了两步,停下脚步,背对着顾祁琛说道:“还有,顾朝寒,我对,真的很失望。”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