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父亲体内的那团怨精之力被薛亚松老爷子给祛除了出来,何大壮顿时激动的走上前去,给薛亚松老爷子磕头,感谢救命之恩。

薛亚松老爷子却摆了摆手,说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客气,赶紧起来吧。”

那何大壮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有些心烦意乱的葛羽身边,怯生问道:“师爷,这薛家的神医给人瞧病,要价肯定很高吧……我来之前带了一些钱过来,怕是不够,这可咋办……”

何大壮在来之前,只是听葛羽他们说去什么薛家药铺,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一来到这里之后,就看到了九阳花李白这样的人物,这可是名震江湖的大佬,只要是修行者,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薛家药铺跟九阳花李白的关系这么好,而且又有这般神奇的医术,钱给的少了,何大壮自己心里都过意不去。

然而,此时的葛羽脑子里都是杨帆的身影,乱糟糟的一片,何大壮的话都没有听到耳朵里。

不过一旁的黑小色却跟何大壮开起了玩笑道:“哎呀,你可说对了,薛家的神医给人看病,要价肯定是很高的,你还是准备回去把家产都卖了,估计还不一定够。”

何大壮听闻,吓的身子一抖,连忙点头道:“是啊……我觉得应该也是这样,如果不是薛家的人,我爹肯定没命了,卖光了家产也值。”

这家伙倒也实在的可以,说完之后,便快步走到了薛亚松老爷子的身边,从身上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来,诚惶诚恐的说道:“薛叔,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出门的时候没有带太多钱,里面就只有一百万,您老人家暂且收下,剩下的钱,等我回去变卖了家产,一定给你凑齐。”

一屋子都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何大壮,吓的何大壮脸色都白了,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唯有黑小色这个贱人,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

“你这是做什么?”薛亚松略带愠怒的说道。

“叔……我……我知道我这点钱拿不出手……就当是订金了……剩下的我回去取……”何大壮嗫嚅着说道。

类型的丰富各有千秋

薛小七连忙出来帮他解围道:“这位朋友,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薛家的规矩,给人看病,向来不多收一分钱,童受无欺,以你跟小羽关系,我们是不打算收钱的,如果你非想要给呢,我们也会收着,后期这位老人家还要在这里调养数日,需要用到一些草药滋养,这样吧,你给我三千块钱,毕竟那草药也挺贵的。”

何大壮抬起头来看向了薛小七道:“三千?您确定不是三千万?”

“就是三千块钱,一分钱都不会多收,我们薛家从来不会做那种坐地起价的事情。”薛小七正色道。

何为道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朝着薛家父子行礼,激动道:“薛家神医高义啊,在下佩服之至……不过这三千块钱的确是少了一些……”

“说多少就是多少,一分钱都不会多要的。”薛小七正色道。

何为道真是没想到,救了人一条命,竟然才要三千块钱,而且人家一分也不会多收,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他们何家出门给人瞧瞧风水,随便看看,一张口也没有低于十万块钱的,薛家的人这么有本事,行事竟然如此低调,让他有些想不通。

何为道的事情解决了,还要在薛家继续修养几天。

而葛羽这边又遇到了麻烦事儿,让他瞬间失落到了极点。

默不作声的,葛羽走出了人群,来到了院子里面,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思考着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做。

不多时,黑小色他们也走出了院子,吴九阴等人也跟了出来,围着白展说了几句。

刚才吴九阴他们几个,都不好意思跟葛羽说这件事情,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所以杨帆离开的事情,就交给了白展来跟葛羽说。

这件事情肯定对葛羽的打击很大,他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黑小色听闻此事,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杨帆竟然这样就走了,转而看向了葛羽,直接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有些气呼呼的说道:“小羽,你别难过,杨帆妹子心里有你,你们早晚会在一起的,说实在的,杨帆妹子的父母太不地道了,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杨帆妹子之所以能够恢复如初,那是你带着兄弟几个用命换来的,她父母不光不感恩,竟然还直接将杨帆妹子给带走了,还以死相逼,我真是没有见过这种忘恩负义之人。”

葛羽抬头看了黑小色一眼,幽幽的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他们,刚才我仔细一想,觉得他们做的也没有错,像是我们这些修行者,每日朝不保夕,时刻都担心仇家找上门来,现在我们又招惹了血灵教,他们随时都会过来报复我们,小帆姐跟着我,也有很大的危险,她的父母就是希望她们做一个普通人,不要跟我们这些整天都要腥风血雨的人在一起,自己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没有风险的活下来,这又有什么错呢?”

“我去,小羽,你特么脑子坏掉了?黑哥我是替你说话,你反倒是帮她父母说起了好话来,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你已经打算跟杨帆妹子断绝关系了不成?”黑小色激动道。

“不会,我和小帆姐早就商量好了,她这辈子非我不嫁,我也非她不娶,或许现在不能在一起,是因为我不够强大,如果我强大到无惧一切威胁,即便是血灵老祖在我面前,也能被我一番胖揍的话,我想那时候,我就拥有了保护小帆姐的权利,她的父母或许就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吧?”葛羽坚定的说道。

“你小子想什么呢?那血灵老祖的修为估计已经超脱于地仙的级别了,以你现在的修为,也要干掉他,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七老八十之后,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你想要的,现在就必须得到,一旦错过了,就特么什么都没有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