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缈一顿。

“婉姨,我自己能解决,不用麻烦……”她姣好的脸蛋往封弦那边一转,声音清婉温凉:“弦哥哥了。”

正在吃东西的封弦忽然噎了一下,轻咳两声。

随即,拿起旁边的水喝下。

乔诗婉嘴唇牵着笑,“麻烦什么麻烦,都是同一个屋檐下的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是不是啊,阿弦。”

母亲带着威胁意味的眼神,幽幽地送过来。

封弦冷淡地转开视线,声音浅淡如水:“十分钟后,叫上阿灿。”

乔诗婉满意地笑开,“好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缈缈就拿上书本去你弦哥哥书房里啊。”

“不行,你们慢慢吃,我去给缈缈收拾收拾。”

千缈脸色紧了一下,可一扭头,乔诗婉已经往廊内而去了。

十五分钟后。

封灿垂头丧气地在书房内找个位置坐下,旁边是面无表情的千缈。

新街路头姐妹花清闲迷人

两人的数学课本摆在课桌上,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

这是乔诗婉刚才给他们俩发的草稿本。

“哥,你快讲,我忙着呢。”

封弦俊眉一蹙,不紧不慢地拿起他的书本翻看。

里头还夹着一份测试卷,随着翻开的动作,飘落在地上。

上头,明晃晃地打了63分。

数学总分是150分。

没及格。

封灿赶紧把试卷捡起来,塞进口袋里。

下一秒,看到老哥深邃冷冽的黑眸,又乖乖地把卷子拿出来,展开,铺好。

封弦本就冷峻淡漠的脸色,在看到分数和只有寥寥笔记的数学书后,悄然踱上了一层寒光。

封灿瞧见老哥脸色不对,立时正襟危坐,赔笑。

“哥……你听我解释。”

啪!

封弦将课本扣在他脑袋上,冷着脸色吩咐:“把我圈出来的部分看三遍,然后把打勾的题做了。”

封灿捂着发疼的脑袋,低声道:“知道了……”

好疼……

他瞄了眼旁边淡定从容甚至还有点发困的唐千缈,心里默默为她点了一排蜡烛。

上午借助那副高科技眼镜,他可是看到了唐千缈的课本,白白净净的一片,比水还干净,比新书还新。

他好歹还做了点笔记呢。

此时,封弦已经来到唐千缈跟前,拿起她课本翻看。

千缈靠在椅背上,双手插着口袋,一副无心恋学的姿态。

封灿一边假装低头看书,一边打量老哥神色。

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脸黑如墨,冷气直泛。

他在桌底下轻轻踢了踢唐千缈的椅子腿,用口型对她道:“快逃。”

唐千缈懒洋洋地斜瞥他一眼,毫不在意。

下一秒,眼前就伸来了一只白净好看的手,头顶上传来醇醇男声:“把笔记本给我。”

千缈递给他。

然后,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手指按着笔筒里的笔玩儿。

封弦也没有管她,已经坐下,低头在草稿本上写着什么。

封灿咬着笔头,不解,怎么回事啊这是。

光骂他打他,不训唐千缈呢?

“封灿,看你自己的。”封弦低头吩咐,脸色淡淡,手里的笔没有停下。

十分钟后。

封弦把草稿本还给千缈。

封灿兴奋,凑过去,“我哥给你出了什么题?”

一定比他的要简单许多吧!

兴奋地凑过去看,然而,看到结果的刹那,他笑容僵硬了。

Tagged